淡淡的无奈,丝丝的哀愁萦绕在心头。

红旗水库的上游就是我的老家。老家在一个缓缓的小山丘上面,一条小河从村庄中间穿过,把小村庄分成南北两边,村">

亚搏官方网

亚搏官方 > 亚搏官方 > 校园文学

再见已是陌生人

再见已是陌生人

淡淡的无奈,丝丝的哀愁萦绕在心头。

红旗水库的上游就是我的老家。老家在一个缓缓的小山丘上面,一条小河从村庄中间穿过,把小村庄分成南北两边,村庄中间零星的散落着一些黑黝黝的怪石,小道在村子里弯弯延延的延伸着,一直到村外。

闲来无事,开车去红旗水库钓鱼,路过蚕场的时候,忽然想起鱼食不是很多,随即停车到路边的渔具店去买。下车往渔具店走时,突然发现了二叔家的大姐夫正在忙着做家具,才想起大姐家就在这里住。和大姐夫闲聊的时候,大姐抱着她的孙子从路边走了过来,非常热情的邀请我进屋喝茶,逗了一会牙牙学语的小孩子,和大姐说中午可能有事不过来吃饭了。于是开车就走了。

突然感觉有点陌生的感觉!

想想也是,还是很小的时候,大姐大概有二十来岁,刚刚有了俩孩子,经常回老家去看望二叔和二婶子,小时候看见我时也是很亲切,有好吃的也拿给我吃,我有好吃的也拿出来给那几个外甥吃,虽然那时候对于外甥没有什么概念,但那时候就有种很亲近的感觉。而现在却感到了生疏,察觉到了陌生。也是啊,从小在家务农上小学,稍大一点住校一周回家一次拿饭,一年在家没有多长时间,到后来外出求学,一年两次回家,再到后来工作后,有事时才能回家一次,回家后也是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和大姐基本上没有再见过面,倏忽间四十多年没有好好坐在一起好好聊天了,没有过多的交流,自然见面后没有啥可说的,陌生感自然就出现了。

突然间,陌生感由心底而生!

老家,小时候多么熟悉啊!村南的水井,井口四四方方的,井水清澈,夏天看着就感到凉气扑面而来;冬季井口冒出淡淡的雾气,一丝温暖油然而生,现在呢?井中的水面一丝波澜也没有,死气沉沉的,像迟暮的老人一般。村南不远处的苹果园,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砍伐了,只剩下了光秃秃的丘陵,还有几棵低矮的花椒树苗孤零零的站在低矮的坝子旁边,冷冷的看着四周。和以前的葱葱郁郁的树木相比,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的世界!村子西南面还有许多的树木,不大的丘陵沟壑中,长着许多不知道名字的野草野花,还有不知名的野水果。闲着无事的时候,逗一逗银花丛中不知道名字的小小的野生动物,看它们狼狈的样子,哈哈大笑着,笑语洒遍山岗。。。。。。现在呢,站在山丘上面,却没有了那时的感觉,突然之间就觉着生疏了。

哎!

记忆中清晰的中学校园,教室门前一排排的杨树,叶子绿的发亮,知了在树上拼命的“知了知了”的叫着。下课之后,我们在树下嬉戏,丢沙包,弹溜溜球,追逐着,打闹着,不知道疲倦式的,上课时的疲劳一扫而空。校外操场西面的池塘里,荷叶亭亭玉立,小伞般的挺立着,偶尔还能看见其中洁白的粉红的荷花,在旁边走过时,阵阵清香扑面而来。最惬意的是手拿一卷书,边散步边背书,累时就找个坝子坐下,看看远处的景色,感觉人生真的是惬意!前两年偶然有事回母校看了看,却发现母校名称依旧,然而里面的建设布局和当初已经迥然不同了,当年的教室一个也不见了,熟悉的小道,杨树,池塘,等等等等一切都不复在了!俱往矣,回首已不复当年!

这世界也许就是这样,即使很熟悉,再见面时已经就是陌生人,正如贺知章所说的“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!